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八尺岗

对自己好点,因为一辈子不长;对别人好点,因为下辈子不一定遇见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蛙鸣  

2011-06-08 18:56:07|  分类: 原创文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蛙声 - 剪雨 - 剪雨

若是人有他我,自我,真我之分。那真我一定出现在一个更深的月夜,白日里多少违心的他我,都可还原本来面目,用理性审视批判者他我、自我,从而回归到上苍要我们安分着的真我。

一个初春的月夜, 独自漫步在宁静的校园,香樟与桂花树在温柔的春风里用香味传播着生命的气息。月的圣洁之辉弥漫在我心灵之室的每一个角落,那些白日里足以毁掉真我的贪嗔 ,妒嫉以及种种歇斯底里,在神的启示下,都成了无聊的梦幻。在此刻我理性的花园里,都不再有栖身之地,但此刻一声蛙鸣,一生经冬历春后的第一声蛙鸣,像天籁,像梵唱,像婴儿的第一声啼哭,充盈在那一片属于真我的花园。继而群蛙声起,奏着春的交响。不知响于何处,亦不止弥漫于何处,但觉和这浩瀚的天宇一般,莽莽苍苍,横无际涯。我的眼眶不禁湿润,不知是感动于蛙族的春之序曲对情感之弦的震动,还是感动于那像赤子般终夜号而不沙的蛙鸣在我生命之流的涡旋,又或是仅仅感动于永夜中蛙族为我一人演奏的奢侈。

蛙声好像不入主流文化之耳。在文化记忆之库里,西方泰半是夜莺云雀,一是其声的悠扬婉转,二是因其阳光而灵性,正好合了西方人步入近代社会时所追求的自由的天性。在中国则是猿声,鹧鸪声,杜鹃声。“巴东三峡巫峡长,猿啼三声泪沾裳”,这是郦道元对《水径》的实际勘探,亦是他对艰辛人生的注释。“江晚正愁予,山深闻鹧鸪”,这是稼轩借“行不得也哥哥”的鹧鸪声,表达对收复失地无望的无奈。至于杜鹃之声,则更能勾人联想起薄命的情人,忧国的志士,从而成了爱的象征和民族的情感,这是由李义山的“庄生晓梦迷蝴蝶,望帝春心托杜鹃”以及屈子的“恐鹈鴂之先鸣兮,使夫百草为之不劳’可证的。农耕文明时期的士子,一方面因道路的崎岖,环境的恶劣,而另一方面出于那份出世济世的传统在现实中得不到认同体现,一生都在被理想与现实边缘化,因之他们偏爱用这些缠绵而凄美的声音诉说自己的衷肠。

但我认为蛙声是这夜的主旋律中最重要的音符。“黄梅时节家家雨,青草池塘处处蛙。有约不来过夜半,闲敲棋子落灯花。”这热情迎客的蛙声,这温润的人格,岂不让这世界更加温情脉脉? “稻花香里说丰年,听取蛙声一片”蛙声无疑又是丰收之歌。其实上帝把各类情感、甚至人生、宇宙规律都注入到各种具象之中,一沙一世界,一花一天国,每一种具象都表达了事物共有的情感上的喜怒哀乐,生命中的荣枯兴衰,不单是容貌姣好,声音凄美的杜鹃,也不单是鼓目大肚,音色单一的青蛙,只不过前者更多的是骚客的喟叹,而后者更多的是农人劳者乡曲。

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某一春夜,正在秧棚守夜的我,被蛙声惊醒,因不甘在这种状态下久居而胡诌了一首古体诗:

寂寂草棚梦正酣,

漠漠碧空溢清寒。

蛙声惊觉杜陵梦,

春月乡桥两依然。

天命之年以后,亦因对前程的憧憬和对当下的迷惘,我流露了这样的现代情绪:

蛙声收藏了夜的秘密

你可曾在蛙声中

知晓了蒲公英的夏季

相同的风景,唤起不同的心情,蛙声总是适时的在我的生命旅途文化转角处,见证并催生了我的价值观的蜕变。

“怪来一夜蛙声歇,又作东风十日寒”“蛙声十里出山泉”,这些诗句从时间,空间的范畴,限制了蛙声是暖煦天气里,水乡泽国中的晨曲夜歌,青蛙多喜欢月夜,但在星眼的闪烁中亦常放歌,若是天气温暖,则会同金鸡一同报晓。初鸣的雏蛙音稚嫩而充满向上与渴望之情,一如公孙大娘之舞剑,岑参之边声,颜真卿之书法,这些盛唐赫赫之音;经年的老蛙之鸣则如草原上的马头琴似的音调颤爸,咏叹着《嘎达梅林》似的古谣;而像雷鸣般的、自然地奔泻,打着现代鼓点,跳着霹雳的舞蹈的则是牛蛙的合奏。这些蛙声是多么的激励气节,牵动情怀,引动心中的美事呵!

蛙是害虫的天敌,人类的卫士。蛙鸣是一首恬静而和谐的田园牧歌,有蛙声的地方就有播种的希望,丰收的喜悦,这是人类的共识。但近年来作为水族一员的蛙的栖息地已越来越少,而蛙肉有成为了贪欲者追求的美味,环境的恶劣与人的捕杀肆虐,使都市化的今天把能听到蛙的奏鸣,当成一种奢侈地享受。今年入夏以来,铺天盖地的新闻报道:洪湖水深不足半米,太湖、鄱阳湖、洞庭湖水域缩减不足原来的30%。无了水域舞台的蛙声,难道将会成为历史吗?作为地球上最强悍的动物恐龙,因其排他性而最终被历史排弃;作为今天地球上最强势的动物人类,是否要根除排他性而选择与其他物种和谐相处,从而与历史共存共荣呢?!蛙声又是历史的,它曾上千年的蛰伏在茅草丛中,记录了从伏羲到姬昌对《易经》的整个演绎;它亦曾报道并参与了四大发明咋海滨山野、华都穷壤的整个发明及应用过程;工业文明的今天,虽受人类肆虐而蜗居角落,蛙声仍温和而坚定地上诉,向历史的法庭呈交人类破坏环境和肆虐物种的宗卷。生命与生活并非人类特有,更非人类之创造,因而人类无权挥霍。正如这年复一年的蛙声,它只是随着这自然地年轮,来到这春夜,并歌唱着这静谧而又充满生机的春夜,既然我们无权挥霍,那么就让我们随这蛙声一起,歌唱自然,参悟自然,并用创造而不是挥霍去体现自然生命的存在吧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2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